海始于斯:海尔开启物联网“航海时代”

2021年1月31日 by 没有评论

“Onde a terra acaba e o mar comea”,这是葡萄牙境内毗邻大西洋的悬崖石碑上刻着的诗句,它有一个极为优雅的译文:“陆止于此,海始于斯”。

葡萄牙诗魂卡蒙斯(Lus de Cames)在400多年前写下这一名句,悬崖所在之处罗卡角是整个欧亚大陆的最西点。当你行走至此,脚下便再无坚硬的陆地支撑,唯见前方茫茫大海。500多年前,葡萄牙人从这里出发,用另一种行进方式继续向西,奏响了大航海时代的乐章。

斯情斯景,让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张瑞敏非常感慨。众所周知,早在14年前,他就决心告别传统企业百年习得的“陆地行走方式”,用物联网时代的人单合一模式去探索未知之海。他此次赴欧洲与全球管理学界交流,始终萦绕不去的思考仍然是:物联网时代“海始于斯”,企业到底需要完成哪些能力突变?

习惯“陆地行走”的人们,依然喜欢用“陆地行走”的方式谈论竞争。英国伦敦当地时间11月19日,伦敦商学院举办了一场“海尔日”研讨会,在会上交流中,张瑞敏被问到最多的问题之一是海尔的竞争对手是谁;相对于家电行业其他的公司,海尔的比较优势是什么?

张瑞敏给出的回答,消解了这些问题隐含的前提——海尔早已经不再基于行业思考未来了。如果你只会紧紧盯着行业同僚争夺份额,那就还不具备在物联网时代航海的能力。他说,凡是那些不以交易为核心而以交互为核心产生终身用户的企业,事实上都是海尔的竞争对手。当行业界限变得模糊,跨界融合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惟有抓住用户才抓住了一切竞争的原点。

换句话说,常规的竞争思维已经过时。张瑞敏引用海明威在小说《真正的高贵》中的一句名言:“真正的高贵不是优于别人,而是优于自己的过去”。他说,海尔真的没有跟别人比较,而是希望能够战胜自己之后,得到用户最好的评价。

著名管理学者詹姆斯·穆尔在很多年前就已经预见到这一点。他在著作《竞争的消亡》(the death of competition)中写到:“并不是说竞争正在消失。事实上,它正在加剧。但大多数人通常认为的那种竞争已经结束。”穆尔认为,传统竞争考虑的是产品或服务与竞争对手的抗衡,忽略了企业与生态共同进化的必要性。

从海尔的视角来看,风险并不来自于对手而是来自于封闭系统。张瑞敏在伦敦商学院演讲时提到:在这个时代最大的风险是没有演生出新的物种,一旦别人创造出了新物种而你没有,你就没有路了。海尔在上海的一号体验店就是基于用户需求的跨行业生态新物种,为用户提供整套的家居解决方案,用户平均消费高达40万,这是传统家电行业不可想象的数字。

埃森哲咨询专家拉里·唐斯和保罗·纽恩斯在他们的畅销书《大爆炸式创新》中,用“鲨鱼鳍”来形容大爆炸创新的过程:奇点、大爆炸、大挤压、熵。这个过程依然很难摆脱生命周期的制约,在创造了一个极其陡峭的上升曲线的同时,也面临陡峭下降的宿命。

张瑞敏在伦敦与两位作者探讨了物联网时代的创新“鲨鱼鳍”。他说,不管是互联网还是物联网,抑或是区块链,都聚焦到两点:去中心化和去中介化。如果把企业变成一个创业平台,变成去中心化的组织,相当于无数小的“鲨鱼鳍”动态叠加,平滑了波动性,从总体上就能得到一条平稳上扬的增长曲线。

这是网络化组织才具备的能力,张瑞敏用“群蜂涌动”来形容。他认为,企业必须要有能力追求不同方向的、不可以预见的目标。海尔把科层制企业变成网络组织之后,就可以追求非常多的不同的目标,此起彼伏,生生不息。

为此企业必须满足两个基本条件:第一,自组织。科层组织中,上级的指挥一层层落实到下级去执行,但用户的需求不会一级级地汇报给你,必须用生态而非线性的方式去满足用户需求。第二,用户付薪。“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模式也许会很有效率,也许会取得成功,但谁能确保每一次都正确呢?正如诺基亚CEO约玛·奥利拉在微软收购时所说的,“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相反,他们一直在复制过去成功的模式,却输得一塌糊涂。因此,只能让用户来做决策,成为企业的付薪者,为此海尔甚至取消了薪酬部门。

在这个VACU时代,变革已经成为共识,但企业到底需要怎样的变革?认知鸿沟依然巨大。

张瑞敏在与ESCP欧洲商学院教授艾萨克·盖茨交流感叹:为什么要在现有企业的框架里变革呢?为什么就不能终结科层制企业呢?答案不言自明:这种变革实在是太难了,其中最棘手的是变革者自身就是旧体制的得利者,要革自己的命,“有点像中国人说的与虎谋皮。”张瑞敏说。

即便再难,为什么也一定要终结科层制?因为物联网时代的到来彻底宣告“陆止于此,海始于斯”。张瑞敏对盖茨说:科层制企业是一个封闭系统。在封闭系统中,均衡即死亡,不可能再成长,这就是著名的热力学第二定律“墒增定律”。但如果把科层制企业变成自主创新的网络组织,就是把封闭系统的“盖子”打开了,开放系统永远是动态平衡的。

这种动态开放的思路,让张瑞敏在很多变革问题上见解独到。在《爱尔兰时报》记者弗兰克·狄龙采访时,他被问及海尔数字化转型的思路。张瑞敏说:数字化转型的本质是数据成为货币,要实现数据的增值。很多企业的思路是搞流量数据,海尔更看重小数据和流数据。小数据意味着用户的个性化数据,流数据意味着需求不断变化的数据。为此,变革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建立和用户的密切关系,这才是物联网社群经济的要义。

同样,若用动态开放的思路看待全球化,很多问题也迎刃而解。在伦敦商学院与院长弗朗索瓦·奥柯特鲁-马涅交流时,张瑞敏说,既然“海始于斯”,那么全球化的定义也需要改变。过去全球化是基于英国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的国际分工论,现在这个模式行不通了,要基于生态思维来构建。海尔的衣联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洗衣机与几千家服装企业、洗涤剂企业形成生态,共同增长。

陆止于此,海始于斯。海尔是海,绝不是等到陆地消失的那一天才仓惶展开海的航行。为了这次物联网时代的大航海征程,海尔已经埋头“造船”14年。如今不但已经自己扬帆,还以一种传道士精神将海的理念播撒到更广阔的天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ixingzuche.com/,格拉纳达队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