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8篇葡萄牙游记(十一)罗卡角

2021年1月27日 by 没有评论

热罗尼姆斯修道院等,初步追溯了葡萄牙在大航海时代的辉煌,但还有一个地方,我觉得也必须去,因为

罗卡角(英语Cape Roca,葡萄牙语Cabo da Roca)是葡萄牙境内一个毗邻大西洋的海角,是一处海拔约140米的狭窄悬崖﹐为辛特拉山地西端。它位于北纬38度47分,西经9度30分,距离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大约40公里,处于葡萄牙的最西端,也是整个欧亚大陆的最西点。人们在罗卡角的山崖上建了一座灯塔和一个面向大洋的十字架碑。碑上以葡萄牙语写有葡萄牙著名诗人卡蒙斯的一句名言:“陆止于此、海始于斯”。

站在罗卡角的这座碑前,仔细品味卡蒙斯的这句话,让我有所感悟:几百年前,身处自然条件并不好地域的葡萄牙人,本来应该是为“脱贫”而苦苦挣扎,但在相当一段时间内竟然能在全世界范围内作威作福,称霸世界,个中原因有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卡蒙斯在他的诗句中传递出的那种勇气:走出陆地、驶向海洋!

远眺罗卡角。罗卡角位于伊比利亚半岛的最西端。葡萄牙最伟大的诗人卡蒙斯在史诗《葡萄牙人之歌》称“陆止于此,海始于斯”。这里不仅是欧洲人心中的天涯海角,也是远航的水手们对陆地的最后记忆。

人们在罗卡角的山崖上建了一座灯塔和一个面向大洋的十字架。现在这里已是葡萄牙最著名的景点之一。据说在大部分的时间里罗卡角都是狂风大作,阴云密布,我们刚来时也是这种浓云密布的天气,但不久后就云开雾散,阳光短暂地从天空中洒落下来,让我有机会远眺到大西洋的风光。

罗卡角被评为“全球最值得去的50个地方”之一。但是在这个世界级的旅游景点,除了那个刻有卡蒙斯著名诗句的十字架碑、一座纪念国际扶轮社的创建者——美国人保罗.哈里斯的石碑以及一座灯塔外,没有更多可供游客观赏拍照的东西。当然,天气晴好时,还可以欣赏一下大西洋的风光。

但我觉得罗卡角还是非常值得一游的地方,当你站在这整个欧亚大陆的最西点,身后是广袤的欧亚大陆,前面是天水相连的大西洋,心中会不由自主地激荡起“陆止于此,海始于斯”的豪迈,会在心中呼喊“大西洋,我来啦”。景区中的骑警在巡逻

罗卡角山顶上的航海坐标灯塔仿佛一位巨人,百年来始终戴着一顶红色的“礼帽”,引导海上船只的过往。

除了上面的这“两碑一塔”,我们在罗卡角能看到的,只有荒凉的土地、陡峭的悬崖、扑面的劲风、不期而至的浓雾,以及浓雾后拍打着陡峭海岸的大西洋的惊涛。

置身这苍凉之地,眺望波浪翻滚、深邃无垠的大西洋,不禁令人心生敬畏,也更令人对几百年前离开陆地、驶向大海的葡萄牙航海家们的勇敢决绝而赞叹。

这便是罗卡角的标志性建筑物——面向大西洋的十字架碑。纪念碑矗立于悬崖的岩石角上,碑上诗句的意境更融入了茫茫苍苍、海天无际之中:这里是欧洲的天涯海角,在此处,大陆已是尽头,往西就是大西洋。向前,便要去征服海洋了!这是罗卡角十字架碑上碑文的特写镜头。碑上刻有数行数字和一行诗:数行数字刻于碑的下部,是罗卡角的经度和纬度,说明此地是欧洲大陆的最西端。最上端是葡萄牙语的罗卡角称呼“Cabo da Roca”,紧接着是一行诗刻于碑的上部:“Onde a terra acaba e o mar comea”(陆止于此、海始于斯)。这就是有“葡萄牙诗魂”之称的著名诗人卡蒙斯的名句。

罗卡角的人文景观可以概括为“两碑一塔”,两碑除了上面介绍过的十字架碑外,还有灯塔下面的这块石碑,一塔就是这座红顶子的灯塔。

这就是十字架碑之外立在罗卡角的另一座石碑,是纪念国际扶轮社的创建者——美国人保罗.哈里斯的,与罗卡角的历史没有太大关系。

头俯看,百米悬崖之下,便是滚滚翻卷的海浪,排山倒海般地涌来,翡翠般碎裂…….站在这“天涯海角”放眼而去,凭海临风,能真切感受到十字架碑上刻着“陆止于此,海始于斯”的意境,也融入了这沧海茫茫之中。

沿着悬崖铺展的花朵在海风中轻轻摇曳,似乎在一代接一代地努力想对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传递着对葡萄牙恢弘航海史的记忆。

此刻,我眼前的罗卡角早已褪去往日的辉煌。达伽马、麦哲伦等这些大航海时代的英雄可能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当年历尽艰难几个月才能抵达的东方。五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只需10小时的空中航行就能来到里斯本。当然我们也无法预测,五百年后的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但我相信,无论历史怎样演变,罗卡角这座人类航海史的丰碑也会与世长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ixingzuche.com/,格拉纳达队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